“我不能喝酒,刚生了孩子,还要喂n,所以没办法喝酒。”
    她的解释让傅垣的心跳动了一下,原来她生孩子了,还是刚生的孩子,那么……她的身上有n水?
    傅垣咳嗽了一声,忽然对她说:“这里面太吵了,不如我们出去走走。时间也不早了,走得差不多了,我送你回家。”
    她把包包打开,手机拿出来一看,的确现在不早了。要是不再回去的话,怕是要让他们担心了。
    她收拾东西,和同学们打了一声招呼就和傅垣出去了。
    两个人在外面一边走一边聊了起来,傅垣跟她说了很多事情,她也告诉傅垣想出去工作。
    不知不觉他们走到了一间公寓酒店,陈婷媛很意外的看着傅垣,以为傅垣就住里面。“你没家吗?怎么住在这种地方,这地方一个月下来也要流掉不少钱。”
    “我不住在这里,我自己买了房子,不如到我家坐坐。”
    陈婷媛楞了一下,她当即明白了傅垣的话。难怪傅垣让她出来走走,原来是这个原因。她想着已经对不起孩子的父亲了,不能再给孩子的父亲戴一顶绿帽子。
    她深x1口气,打算拒绝。
    但是傅垣没给她机会,看到一辆出租车过来,就把她拉到了出租车上。
    “你g什么?我要回家了。”
    “去我家,你不是项工作吗?我给你工作,现在去我家。”
    两个人在争论的时候,计程车司机认出了她。
    “小姐,是你啊!”他se眯眯的看着后面的陈婷媛。“你又换了男人了,这才对嘛。上次那个男人也太老了,你们是不是才做过?上次我就坐在你旁边,你下车之后我看到你的座位上全是yshui。现在这个年轻人看上去身t挺bang的,你们应该会有个不错的夜晚。”
    傅垣的眼神变得深邃了,他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陈婷媛。陈婷媛只好闭嘴了,现在这种情况,说太多对自己没有好处。